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港彩神鹰 > 读入字节集 >

4块屏的VR头显如真实世界般的清晰度!

归档日期:06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读入字节集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2019年GDC期间,陀螺君与SandmanStudios创始人楼彦昕一同受邀参加了芬兰VR头显厂商Varjo在场外的私密体验活动。

  这款售价高达5995美元(约40276元人民币)的VR头显,目前主要面向企业,官方称其拥有“人眼分辨率”级别的显示效果。如此“昂贵”的定价下,产品究竟表现如何,随陀螺君来一探究竟(现场不允许拍照,本文中的设备图片来自互联网)。

  此次Varjo并没有在GDC上参展,而是选择了在附近的酒店中定向邀约体验,也正是因为如此,避开了嘈杂的人群和现场干扰等不确定性,保证了体验的质量。

  在Marriott Marquis酒店的套房中,Varjo搭建了一个小型体验区。现场准备了两个Demo,使用Varjo VR-1头显,搭配Vive的2.0基站(支持1.0和2.0的基站)以及vive的手柄(体验中并未用到手柄)。

  Varjo VR-1头显是Varjo是唯一一款“人眼分辨率”级别的VR头显,目前已经在全球34个国家地区发售,包括中国香港地区。

  从外形来看,Varjo头显整体体积偏大,呈喇叭状,头显正面上面印着Varjo的Logo,镜面设计看起来很美观,但也非常容易留下指纹。

  头显整体色调和工业设计都非常简洁大气,完成度也非常高。在头显上方和下方分别设有散热孔,接触面部部分的海绵非常舒适。

  头带部分采用三角固定可伸缩设计,后脑部分的海绵衬垫保证了舒适度,且能够比较有效的均衡前后重量,中间头带采用魔术贴,佩戴起来非常方便。

  头显净重605g,加上头带约905g,虽然从重量来看偏重,但实际佩戴体验起来,并不会感觉到面部有强烈的压迫感,陀螺君在现场体验了10分钟左右,并没有产生不舒适感。

  而对于很多戴眼镜的小伙伴比较关心的问题,该头显留有足够的空间,支持佩戴眼镜体验。不过该头显的鼻梁设计如同Oculus,对于亚洲人来说会有明显漏光。

  与其他很多VR头显不同的是,Varjo VR-1中搭配了4块显示屏,中心部分采用了1920*1080分辨率的OLED显示屏,支持90Hz帧率,而外围则采用了1440*1600分辨率的AMOLED显示屏,支持60Hz帧率,这些显示屏都处于同一平面而非叠加。中心的微型屏幕在水平方向上是整体屏幕宽度的三分之一,垂直方向上是高度的五分之一。

  光学:双镜头设计结合了不同折射率的镜头,可实现最小的色差、零重影光线和最小反射。每个表面涂层都经过系统设计,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实现人眼分辨率所需的光融合的亮度和清晰度。

  眼动追踪:20/20 Eye Tracker,即使戴眼镜也具有非常高的精度(该体验版本中没有)

  连接:采用USB-C,10米长的轻薄光纤布线(Link Box可轻松连接PC)

  陀螺君在现场体验了两个Demo。第一个Demo是在一间杂乱的雕刻工作室中,里面摆放了非常多的小物件。这个Demo使用照片建模,分辨率达到8K,呈现出来的效果非常精细,配合Vive 2.0定位系统,可以在工作室内任意走动。

  搭配Varjo头显的高清显示,在中间高清微型屏的部分,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书架上书籍的小字,就如同看到真实的世界,而高清之外的部分则不论是亮度还是清晰度都有所降低,到边缘显示部分则更为模糊。

  第二个Demo是在一个室外公园,采用全景拍摄,有白天和夜晚两个场景,结合Unity的特效光影,同样是8K分辨率,非常清晰,中心显示区域可以清晰地看到石雕上的刻字。

  虽然两个Demo都呈现出非常高清的质量,特别是中心部分的显示效果,几乎如同在真实世界一般,但这款头显目前也存在一些需要完善的问题,由于采用了单眼双屏幕设计,两块屏幕的衔接部分依然能看到比较明显的拼接痕迹,屏幕的清晰度自然不用说,两者的亮度和对比度也有细微的差异,虽然在观看时,人眼会自动聚焦在中心位置,但中心区域范围太小,导致注意力会分散到衔接部分,所以体验时仍旧会产生违和感。

  关于边界部分的处理,Varjo的现场工作人员表示,“我们已经为此做了很多融合,而如果过多的融合,中心显示区域的效果就不能保证,因为需要逐渐降低显示的分辨率。现在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完美。当你专注于某个细节时,你会忘记有两个不同的区域,这就是人眼的工作方式。”

  据现场工作人员称,Varjo总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,目前拥有约125名员工,在美国设有分部,美国有5名员工,主要负责销售与客户支持。

  在此陀螺君特别想提一下芬兰这个国家的企业,有非常鲜明的特色。芬兰是个非常小的国家,总面积仅33.8万平方公里,截止到2017年统计人口仅有500多万,人虽少,但人均GDC却达到45700多美元,被称为全球幸福指数第一的国家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小国家,却诞生了非常多世界级的企业,从陀螺君比较了解的游戏领域来看,包括《愤怒的小鸟》开发商Rovio、《部落冲突》的开发商Supercell等均出自芬兰,这些企业的共同特征是团队虽小,但爆发力极强,如Supercell在2015年就曾经用180名员工创下超过23亿美元的收入,年人均创收1300万美元。

  低调、务实、精炼,这个国家的企业透露着这些标签,这或许也是Varjo为何没有在展台展出,且至今为止在谷歌、百度上几乎搜不到用户/媒体拍摄的Varjo VR-1头显的实物图的原因。

  而Varjo这个团队更是精英集结。公开资料显示,Varjo 公司创始人Niko Eiden拥有航空工程硕士学位,于2016年成立Varjo,自2018年起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。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担任Varjo的业务发展主管。在此前,他曾在诺基亚和微软担任移动业务总监,拥有领导前瞻实验室、移动硬件、影像和计算机视觉活动等方面的15年经验,此外他还曾担任AIMotive的首席运营官。

  该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Urho Konttori,同时也是产品创意开发者和项目经理。他也曾任职于诺基亚和微软,拥有15年的移动硬件、大型硬件和软件项目设计、工程和管理经验。

  核心团队均拥有全球知名互联网企业的工作经历以及丰富的经验。也正因为如此,该团队才能在2年多的时间内研发出这样一款“与众不同”的VR头显,并获得将近5000万美元的融资。

  2017年12月,获得了芬兰商业发展集团Tekes额外投资的670万美元;

  对于该头显的定位,其也有非常明确的方向,基于其高昂的售价,以及“人眼级”分辨率,目前该头显主要面向B端专业级市场,并且后续将推出带有眼球追踪的版本。

  “我们现在只卖给企业客户。我们专注于应用案例,比如培训、仿真、产品设计等。”现场工作人员提到。

  而对于眼球追踪的版本,其补充道:“眼球追踪版本是我们最初的计划。但在我们开始与Airbus、波音等公司合作后,他们说,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好了,请把它带到市面上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做这个固定的中间显示屏。当中心区域分辨率足够高、面积变得足够大时,你甚至不需要移动高分辨率的显示器。眼球追踪版本我们还在考虑中,没有立即执行的计划。”

  目前该头显已经在全球34个国家地区发售,包括中国香港地区,对于中国大陆地区,其也表示未来可能会开放,而从对话来看,其对于中国VR/AR市场的发展并不是很了解。

  此次GDC之行中,Varjo的体验实属惊喜,虽然从头显设备而言,体积、重量、屏幕呈现的效果依然不够完美,但足以让人啧啧称奇、耳目一新。

  在体验之后,陀螺君也采访了同时体验的楼彦昕,其也发表了对该设备的看法

  “现阶段从设备整体来看还不错,起码能验证视网膜级别的显示是可以实现的,基于他们原先描述的人体工学,眼控来动态设计的可能还面临很多的技术问题,还需要一些时间,总的来说,清晰度、分辨率这个部分未来可以做到很好。曾经有一项调研指出,分辨率是未来首要改进指标,Varjo也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新思路的公司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chuyenchame.com/duruzijieji/501.html